7月11日,英国的温布利球场本应是一片欢乐的景象,6万名球迷将会来到现场观看2020欧洲杯决赛。

  但随着新冠肺炎Delta变种毒株的入侵,约翰逊将解禁日期从6月21日推迟到7月19日,对于全欧洲正激动地准备跨国旅行的球迷来说,决赛成了未知数。

  上周五欧足联表示,除非英国同意免除外国球迷的10天隔离规定,否则他们将采取应急计划,将决赛从温布利球场带走。

  原本为了纪念欧洲杯诞辰60周年,欧足联决定让11个国家13个城市联合承办这一次比赛,从西南端伊比利亚半岛的塞维利亚到里海旁阿塞拜疆的首都巴库,从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到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将不同的文化和气候、理想和意识形态结合在一起。

  这是体育史上第一次在三个以上的国家举办国际赛事。但在当前的疫情状况下,欧足联可能觉得自己找了个烦。

  2021年6月11日,2020欧洲杯开幕仪式在意大利罗马举行。图片:CFP

  “这次赛事组织非常复杂,”欧足联主席亚历山大·切费林说,“而现在它变得更加复杂。”

  但切费林指出,这一切都不是他的主意,都是他的上一任普拉蒂尼的创意。2012年,当时的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希望2020年欧洲杯的60大寿搞一次大盛事,但唯一竞选东道主的土耳其却想同时申办2020年奥运会。

  欧足联认为,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在同一个夏天连续举办欧洲杯和奥运会。在收视率和知名度上,欧洲杯是一项仅次于世界杯的足球赛事。普拉蒂尼认为,土耳其将不得不在这两项赛事之间做出选择,于是提出欧洲多国共同举办的想法。

  然而,到 2015 年末,普拉蒂尼离开了,他因为深陷贪腐丑闻,被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禁止参加足球事务。但普拉蒂尼的理念一直都在,2016年切费林被提升为欧足联主席后,他决定继续推进多国承办概念,那时已经宣布了几个主办城市。

  2020年8月31日,瑞士,前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现身出席听证会。图片:CFP

  欧洲各国表现得十分积极,竞争也很激烈。英国的威尔士足协(FAW)向欧足联申请,在加的夫的千禧球场举办四场欧洲杯比赛,但被拒绝,威尔士人感到非常失望。

  “将2020年欧洲杯带到13个不同国家,是为了让威尔士等较小的国家或地区也能参与举办重大赛事。”威尔士足协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从未举办过欧洲杯或世界杯决赛圈比赛,这是唯一一次机会。”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甚至被排挤出了承办队伍,虽然是第一批官宣的城市,但2017年底,欧足联认为布鲁塞尔的新体育场可能无法按时完工,等待比利时是件“高风险”的事。

  而阿塞拜疆的巴库则在这些知名欧洲城市格外显眼。自2013年以来,阿塞拜疆国家能源公司欧足联的主要赞助商之一,在他们的推动下,2016年阿塞拜疆成功试水,举办了欧洲17岁以下足球锦标赛,后来巴库被选为2018-2019赛季欧联杯决赛的主办方和2020年欧洲杯的举办城市之一。

  几经变动后,到2020年3月,欧洲杯终于准备就绪,一些赞助商已经启动推广活动,商店里球衣、纪念品、明信片和贴纸相册都已上架。

  “有一段时间,每个人都很失落,”谈到赛事无法按计划进行时,欧足联负责赛事的主管马丁·卡伦 (Martin Kallen) 说道,“我们该如何对待这场比赛?将来又该如何推进足球运动?其实不仅是足球,各行各业都是如此。我们不知道下周会发生什么。”

  2021年6月10日,欧洲杯奖杯亮相古罗马斗兽场,FIFA理事会成员伊夫莉娜·克里斯蒂林(左)和欧足联主席亚历山大·切费林(右)出席仪式。图片:CFP

  更重要的是,取消将带来毁灭性的财务打击,特别是对于一些依赖欧足联津贴生存的足球联合会来说,他们的存亡命悬一线。

  欧足联曾提出回归传统,让俄罗斯或英格兰独自承办比赛,经过几周的评估后,他们又否决了这一想法。拯救多国联合的艰苦工作又开始了。

  一开始,大家觉得问题不难解决:将赛程完全推到一年后的同一时间,日程安排就不用再做重新规划,并且由于带有“2020年欧洲杯”标志的商品已经发货,比赛的名称也必须保持不变。

  到2020年下半年时,欧足联已经决定尽可能地按原计划进行,但这需要一个重要的条件——如果2021年疫情仍没有完全结束,每个主办城市必须做出详细规定,确保球迷能进场看比赛。

  其中主要的原因是财务压力。实际上,推迟赛事已经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据美联社报道,欧足联已经损失了 3 亿欧元,如果2020年欧洲杯被彻底取消,他们就将面临20亿欧元的损失。除此之外,欧足联已经花了 2.35 亿欧元帮助其55个成员协会应对疫情。

  2021年6月18日,伦敦,2020欧洲杯D组次轮,英格兰Vs苏格兰,场外出售的纪念商品。图片:CFP

  最重要的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即使现场球迷没有疫情之前多,他们回归看台具有一种象征意义。

  “我们希望恢复正常的生活,我们希望恢复足球场的正常状态。”马丁·卡伦指出,像欧洲杯这样的大型赛事应当向人群发出这个信号。

  欧洲国家的疫情状况各不相同,但欧足联为比赛设定了平均上座率为50% 的目标。其中匈牙利布达佩斯承办比赛的上座率达到100%,因为匈牙利980万人口中约有530万人已经接种过疫苗,看比赛的匈牙利公民可以在比赛前领取一个证明接种的腕带,而国际球迷必须提供开球前72小时内的阴性证明。

  然而,随着病毒肆虐,一些国家在疫苗接种计划上还在苦苦挣扎,赛前不少城市的接待能力备受质疑。最终,原定的13个城市中,爱尔兰的都柏林和西班牙的毕尔巴鄂失去了资格。

  都柏林原本需要承担的上座率为25%,但开赛前7周,爱尔兰政府表示无法保证,于是3场小组赛被移交给了圣彼得堡,1场16强淘汰赛则由伦敦的温布利球场承担。

  毕尔巴鄂同样因为不能满足25%的上座率而被取消资格,但他们的情况更复杂。

  作为巴斯克地区最大的城市,毕尔巴鄂的分裂主义情绪高涨,自1967年以来西班牙国家队就没有在这座城市参加过比赛。

  4月,西班牙足协宣布,由于巴斯克地区严格的防疫规定,无法保证25%的上座率。欧足联取消了毕尔巴鄂的资格,将比赛移交给西班牙另一个城市塞维利亚。

  毕尔巴鄂当局很生气,他们表示自从2014年与欧足联、西班牙足协签订合同以来,投入了120万欧元,整座城市一直在为举办欧洲杯比赛而努力,“在六年多的时间里,巴斯克人的做事方式占了上风:严肃、连贯、专业和负责”。

  巴斯克地区政府发言人指责欧足联和西班牙足协这种做法是在“勒索”他们,现在正在向欧足联提出索赔。

  对于都柏林和毕尔巴鄂两个突然被取消资格的城市,欧足联表示,已经购买门票的球迷在重新安排后的比赛中可以以先到先得的方式获得优先入场权。切费林也安抚道,未来会考虑让这两个城市承办其他赛事。但这远远不是他要灭的最后一场火。

  5月29日,欧冠决赛正将在葡萄牙举行,欧足联高层悉数到场。这天早上,他们收到“噩耗”,根据苏格兰的防疫新规定,一名球员新冠检测呈阳性,全队隔离。欧足联立刻在酒店召开了紧急会议。

  苏格兰格拉斯哥承办了3场D组的小组赛和1场16强淘汰赛。D组四支队伍中,捷克队和克罗地亚队计划驻扎在苏格兰训练,苏格兰和英格兰都宣布在英格兰训练。根据欧足联意见,捷克和克罗地亚取消了他们在苏格兰的基地,留在自己国家训练。

  而就在两天后,苏格兰一名球员的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他和另外有密切接触的6名队友都被迅速隔离,错过了和荷兰的友谊赛。

  2021年6月19日,欧洲杯唯一上座率100%的匈牙利布达佩斯的普斯卡什球场。图片:AFP

  欧洲杯开赛前一周的检测中,西班牙和瑞典队又有球员检测阳性后被隔离。实际上,并非所有球员都接受了疫苗接种,除了意大利队全员接种外,其他国家队仍然有很多球员出于时间紧急、担忧副作用影响状态等原因没有接种。

  好在欧足联已经为预防这种情况做出新规,球队大名单由23人扩充到26人,每场比赛的换人机会也由3人增加至5人。只要有至少13名球员可用,球队就必须上场迎战。

  挑战可能还没有结束。在原定的决赛举办地英国,由于印度变种病毒感染人数不断增多,英国将解禁日期从6月21日推迟到7月19日。

  而7月11日决赛时,多达2500名足协官员、政府要员、赞助商和广播公司高管本应出现在温布利球场的VIP观众席上,空场比赛一年多后,欧足联必须留住这些“20亿欧元背后的人”。

  2021年6月22日,D组小组赛英格兰对阵捷克,温布利球场的上座率要求为25%。图片:AFP

  上周,切费林急切地和约翰逊进行了私下会谈,他仍然希望得到英国政府的支持。在此之前,他曾希望决赛上座率能够达到100%,而现在他想要保住2500个VIP进场名额。

  6月21日,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呼吁决赛易地,他提出可以在罗马举办决赛,而不是在“感染率迅速上升的国家”。据《泰晤士报》报道,如果英国无法满足要求,欧足联也可能考虑布达佩斯。目前只有匈牙利人能提供一个满负荷运营的东道主体育场,这也不枉费踢出毕尔巴鄂等等“不合规定”的城市的一番心思。

  毕竟,对组织者来说,2020年欧洲杯必须要成为回到从前的标志。但在新冠时代第一场国际规格的竞技比赛中,无论打进多少球,无论进行多少场激动人心的比赛,7月11日决赛哨声响起时,组织者心中只会有一种压倒一切的感觉:解脱。

版权保护: 本文由 2022世界杯直播_世界杯比分直播_2022足球世界杯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dongcn.com/sjb/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