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乒乓球世界杯
地区:白沙黎族自治县
  类型:亚洲剧
  时间:2023-02-04 11:27
剧情简介
袁娅维TIA我吻了10载春夏秋冬沉淀的一颗珍珠流沙般温热又匆忙的315576000秒我看过,悲伤幻化的云彩长夜过后东升的朝阳我梦⻅,在探寻中回归又在回归中步向未来10 年3650 天87660 时5259600 分过去将去未来已来TR10 第一站在大地和苍穹之间在遥望和回首之间一封30年前的情书随着音乐跨越时空爱意在歌声中流转延续无尽温柔漫漫袁娅维全新单曲蒙古姑娘线下公播活动10月20日-10月31日只要在瑞迪欧文化线下场景听到歌曲《蒙古姑娘》打卡并发布微博/公众号就有机会解锁惊喜福利♪ 具体活动详情 ♪福利活动Hello1. 转发评论@瑞迪欧文化 微博,即有机会获得艺人签名照1张,共1个名额!2. 在本篇文章留言即有机会获得1212黑胶唱片1个,共1个名额!活动开奖时间:2022.11.01衣服可以选择颜色亮丽一些,这样拍出来的照片美美哒。约维奇作者 | 朋朋 编辑 | 范志辉10月21日,Taylor Swift第十张个人录音室专辑《Midnights》全网上线。“霉霉”的号召力自然无需赘言,新专辑上线仅40分钟《Midnights》在QQ音乐、网易云两家平台的销量就纷纷突破了10万张。截至当晚9点,在两家平台纷纷登上专辑畅销周榜,全网销量超35万张,销售额突破1200万元。然而,在专辑的评论区,两派言论正分庭抗礼:一派评价新专辑“好听,值得”;另一派质疑“35元一张的价格过高”。值得一提的是,Taylor在数字专辑的发行上也玩出了新花样。在新专辑上线三个小时后,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新增了7首歌曲,整张专辑包含20首歌。那么,一张数字专辑35元的价格到底合不合理?谁来决定数字专辑的定价?身处舆论中心,Taylor Swift是一个经济学天才,还是艺术捍卫者?35元/张,到底贵吗?作为国际流行小天后,Taylor Swift的数字专辑自然是不愁销量的。35元/张的定价虽然架起了门槛,但尚不至于让粉丝无法负担。对于贵不贵的讨论,实际上是对于数字专辑定价合不合理的质疑。不过,35元的单价还是创下了国内数字专辑的历史新高,但粉丝还是愿意为之“含泪买单”,听过后也表示“价格是高,但霉霉值得”。与此同时,也不乏粉丝认为,一张专辑涵盖到13首歌,均价一首歌还不足3元,行业内处于这个定价的单曲实际上比比皆是。从这个视角出发,在“霉霉”无预警又增加7首歌的情况下,平均下来一首歌的价格仅为1.75元,已然降到了市场被广泛接受的价格以下了。我们也注意到,认为价格过高的群体也有自己的评价标准,其质疑也绕开了音乐品质,而是将矛头更多指向了数字专辑领域的定价机制,以及《Midnights》背后的发行方—环球音乐。自数字专辑模式首创以来,售卖价格一直在持续走高。从一开始每张3元,后期发展到10+元/张,最近到了周杰伦30元/张,而Taylor Swift新专辑的价格达到35元。作为消费者,唱片背后的成本并没有明显的增加趋势,那么销售价格的持续走高就必然引发质疑。除此之外,除了各大平台的开屏、焦点图宣传,唱片发行方环球音乐并未在发行前对专辑进行大规模的宣传,平台在上线专辑时也打出了“空降大礼”、“无预警释出”的字样。如此一来,环球音乐在专辑行销推广的环节上就省下了一大笔钱,售价走高就凸显得似乎更不合理了。因此,专辑评论区的大量负面言论也直指环球音乐。当我们跳出“霉霉”的新专辑来审视数字专辑行业的发展,定价已然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在专辑的发行端,数字专辑的定价是一个复杂的谈判过程,常常需要向上回溯多个环节、涵盖多个利益相关主体,最终商讨出十分繁琐的收益分配机制。在正式发行之前,专辑经过词曲创作、录音制作后,进入发行方的手中,发行方需要对于对标市场进行考察,考虑到专辑包装发行、宣传推广等环节的成本以后,再与版权方、平台方商讨定价。所以说,是否发行付费数字专辑,以及决定数字专辑的定价,实际上是在不同的专辑、音乐人之间是一个差异颇大的问题。而近年来数字专辑价格的持续走高,可能源于数字专辑制作、发行、推广等环节成本的增加,也可能源于数字专辑受众市场的逐渐成熟,愿意付费的消费者逐渐增加,还可能是源于对音乐人市场号召力的自信。在专辑的消费端,作为流媒体时代的消费产品,数字专辑与数字音乐平台深度绑定。,与传统唱片时代天然就具有显著的差异。在实体唱片时代,专辑是一种耐用品,个人购买并拥有;而流媒体只是创造一种服务形式,无论是付费订阅还是数字专辑购买,本质上都是在购买流媒体平台的服务。在定价层面,实体唱片尚可通过专辑的包装设计、材料优化、周边附赠等方式来提升附加值,但流媒体平台更多是推出铭牌、皮肤、头像挂件等激励玩法以外,提供的增值服务相对有限,定价持续走高自然会引发一定不满,更遑论消费者还要承担切换收听平台的成本,还有数字专辑突然下降的风险。如此一来,能在流媒体的数字专辑服务上创造差异的,更多是音乐人所提供的“情绪价值”。这一模式的创新价值,在于建立了数字时代的音乐产品形态,激发最具有忠诚度的粉丝群体率先付费,逐步养成达成大众市场的付费习惯。当然,非核心粉丝群体,可以经过一段口碑观望期后付费,甚至可以不付费,等到数字专辑售卖过了“窗口期”后,订阅付费收听或免费收听。在这样的市场机制下,数字专辑贵不贵就更难依靠成本来界定,更在于消费者的主观认知,贵或者不贵,归根结底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当数字专辑的价格走高到临界值,消费者们拒绝购买时,自然会降下来。只不过,当整个行业内并不能准确地估计这个“临界值”时,大家只能不断试水。至于Taylor Swift的争议,日后也会成为数字专辑发行方定价时的一个考量案例。从经济学天才到艺术捍卫者让音乐人获得更高的回报,是Taylor Swift一直以来在坚持的理念。早在2014年,Taylor Swift就不满Spotify提供免费的音乐服务,毅然决然从Spotify撤下了自己的全部音乐,并与Apple Music签订了独家版权协议。直到3年后,Spotify与环球音乐商定在专辑发行后的两周只向付费订阅用户提供收听服务,她的音乐才重回Spotify。同年,“霉霉”发行了自己第六张专辑《reputation》。不过这一次,她拒绝将专辑上线到任何一家流媒体平台,粉丝只能购买实体唱片或者付费下载,然而仅仅一周,这张专辑就售出了120万张。除了唱片销售,“霉霉”在演唱会门票售卖中也有自己的价格策略。在发行《reputation》后,她在巡演中推出了“慢速票模式”,不再将门票一次性售完,而是分时段售出,这样即便在首售日之后,具有购买意愿的粉丝也能从官方手中买到门票,不需要向加价的二级市场求救。“我们的计划是在她每晚登台表演之前才把演唱会最后一张票卖出去。”售票平台Ticketmaster音乐总监David Marcus当年接受《Billboard》的采访时表示。另外,Taylor还曾推出过“粉丝认证”策略,粉丝可以通过购买她的专辑和周边、在社交媒体上与她的赞助商互动、观看她的视频来证明自己的粉丝忠诚度,进而能优先购买门票,抑或是得到更好的座位。为加强自己与粉丝的情感链接,她还曾与知名软件开发商Glu合作,推出一款专门针对其粉丝的社交软件The Swift Life,还制作了自己的专属表情包Taymoji。因为这一系列运营策略,美国经济学家Alan Krueger称她为“经济学天才”。从根本上来说,Taylor Swift实际上是在用“真金白银”来捍卫音乐的价值。2014年,她给《华尔街日报》写了一篇专栏文章,力挺坚持实体唱片的艺人,并且反驳道,“音乐是艺术,艺术很重要,也很稀有。重要、稀有的东西当然很珍贵,珍贵的东西就应该花钱才能得到。”在2015年,Taylor Swift又以撤下自己的音乐作品相要挟,以此给Apple Music施压,要求为试用期的收听量为音乐人支付版税。在此之前,Apple Music有3个月的免费试用期,而在此期间,音乐人并不会从这批试用用户的收听中获得收益。“3个月没有报酬太长了,让人免费工作不公平。”Taylor Swift在致Apple Music的公开信中写道。最终,她获得了胜利,Apple Music就免费试用期对音乐人进行补偿。所以说,如果35元的定价仅仅刺激最忠诚的粉丝购买,那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也顺应了Taylor Swift的观念。但更重要的是,音乐的价格实际上也是“霉霉”的自我激励。“只有当音乐给他们带来的感受,像一支利箭穿过内心,他们才会愿意购买这样的专辑。”“霉霉”在给《华尔街日报》的撰文中写道。结语纵览音乐行业,几乎每十年就会有一个全新的技术入场,带来地覆天翻的行业变革。从实体唱片到盗版下载再到流媒体,相应的,人们收听音乐的设备也从唱片机迭代到MP3,再到现在纷繁复杂的各类智能终端。不同于收听设备一代淘汰一代的进程,唱片业和流媒体平台还始终保持着相互依赖、相互制衡的关系。好的一面,在盗版下载猖獗时期,实体崩盘,唱片公司的销售份额大幅下降,正是流媒体平台提供的规范性音乐服务拯救了唱片公司。如今,数字专辑也为流媒体平台的收益增加提供了一个未来可期的盈收来源。而坏的一面在于,流媒体平台培育了用户的音乐消费习惯从“所有”到“服务”的转变,像黑胶、磁带等实体唱片成为小众爱好者的狂欢;唱片公司的音乐人们也在用户更少反复收听一张专辑的情况,更倾向于在新专辑发行期来获得更大的收益,或者倾向于发行单曲来维持关注。无论唱片业与流媒体的关系如何,技术创新的方向始终是不可逆的。当技术创新的速度远远快于行业分配机制更新的速度,在还未成熟的市场中,定价争议、消费诱导等等现象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至于将走向何方,还需要供需市场各方的进一步博弈。对男方很满意?宋轶妈妈点赞女儿与白敬亭恋爱视频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作者|益佰Paul Johnson是万千苦苦挣扎的音乐人中的一员,他平时打好几份工,为生存忙碌,寻找偶尔的演出机会。某一天,他的歌曲《Firework》进入了Spotify 的 Fresh Finds 播放列表。他的作品从单日几千次的播放突然上涨到2万次,又逐渐涨到几十万次。现在,他每年有20万美元的收入,主要来自流媒体的版税。作为今年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歌曲,Kate Bush 的《Run Up That Hill》因为被用作《怪奇物语》的配乐,这1985年发行的歌曲仅在美国流媒体数据就飙升了9900%。剧集播出三周后,在综合全球200多个国家销量和流媒体数据的Billboard’s Global 200 榜单中,《Running Up That Hill》排名第一。两个不同的案例,都说明要在流行音乐上取得成绩,除了努力和才华,还需要大量的运气,也从不同侧面展示了我们在当下是如何发现和消费音乐的。我们如今生活的时代,音乐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丰富。影视配乐、短视频、播放列表……都从不同程度上帮助我们发现新的音乐。这是一个不应该缺少好音乐的年代。但为什么“文艺复兴”之风还会上演,“旧音乐会扼杀新音乐”还在被讨论?我们发现新歌的过程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音乐正在被“去语境化”流媒体兴起,意味着有史以来所有的流行音乐都可以免费获得,只需按一下按钮。但似乎并没有帮助我们对新歌和音乐人建立起多少感情。在 2022 年,电视节目、电影或广告是推广音乐最有效的方式之一。除了《Running Up That Hill》的爆红,Gerry Rafferty发行于1978年的《Right Down the Line》因为在美剧《亢奋》(Euphoria)中出现,一夜之间成为Z世代的最爱。即便在音乐媒体鼎盛时期,最知名的乐评人或者电台DJ也无法拥有这样的影响力。但歌曲的影响力似乎并没有延续到歌手的其他作品上。Kate Bush 的其他作品很大程度上没有被人听过。《Running Up That Hill》所属的专辑《Hounds of Love》短暂进入美国排行榜前20名,但仅此而已。Kate Bush下一个最受欢迎曲目的流媒体播放量不及《Running Up That Hill》的零头。TikTok也是不少老歌翻红的阵地。最近流行的TikTok热门歌曲包括New Edition 1983年的单曲《Mr Telephone Man》,Edison Lighthouse在上世纪 70 年代初的歌曲《Love Grows(Where My Rosemary Goes)》等等。但TikTok用户选择引起关注的音乐也几乎是随机的。虽然唱片公司和音乐人现在非常热衷于向 TikTok 用户讨好,也有Justin Bieber的《Yummy》或者 Gayle的《abcdefu》成功走红,但谁也无法准确把握到底什么歌曲可以走红。而且 TikTok 也常常让人感觉像是一个封闭的生态系统,对更广阔的世界没有真正的影响。主流唱片公司试图让Jeven Reliford、Lil Huddy 等 TikTok 音乐“名人”转型成为主流明星的尝试都失败了。因为TikTok的世界里,是真正的“歌红人不红”。用户对音乐的关注几乎不会延伸到背后的歌手身上。比如,《Rises the Moon》在TikTok的世界里真的是现象级歌曲,在 Spotify 上播放了上亿次,在 YouTube 上有超过 200 个翻唱或混音版本,甚至有人专门建立了以歌曲命名的播放列表,但原唱Liana Flores最新单曲的播放量却并不高,歌手目前的月度听众量也就435万。国外有媒体把当下流媒体发现新歌的方式称为“去语境的发现”(decontextualised discovery)。也就是你只需要听听音乐就好了,不需要关注背后的艺术家、文化背景等等,所有这些都不重要。对曾经的乐迷来说,如今音乐被发现和消费的方式是令人困惑的。音乐人可以在毫无知名度的情况下迅速蹿红,但却并没有引发人们更深的关注。人们拥有以前无法想象的丰富音乐选择,但视野并没有随之打开,甚至获得的信息还可能更少了。播放列正控制我们的听觉控制我们发现新歌的另一重要渠道就是流媒体播放列表。在以Spotify 为代表的流媒体平台的推动下,用户越来越多地收听由算法或人工准备的播放列表,而不是自己主动选择音乐。播放列表越来越普遍,一天中的每一刻都有一个播放列表:起床、早餐、锻炼、放松、冥想、跑步、聚会等。只需要单击下按钮,接下来的30分钟或整个晚上你就安心听音乐吧。事实上,播放列表已经变得如此重要,以至于被排除在外甚至会导致超级巨星新歌的发行失利。因为Katy Perry为竞争对手Apple Music 提供了临时独家服务,Spotify就把她的歌曲从播放列表里移除,引得她的经纪人大发雷霆。在2022年新书《堵塞点资本主义:大科技和大内容如何占领创意劳动力市场以及我们将如何赢回他们》(Chokepoint Capitalism: How Big Tech and Big Content Captured Creative Labor Markets and How We'll Win Them Back)一书中,作者Rebecca Giblin 和 Cory Doctorow 列举了流媒体如何使用播放列表来控制音乐产业。譬如Spotify希望用户尽可能多地收听,而确保这一点的一种方法是为他们提供“流饵”(streambait)——一种可以放一整天而不会感到疲劳的背景音乐。为此,Spotify 推出了一些要求不高的音乐类型,依靠流媒体谋生的音乐人都被引导去创作这些没有挑战性的、容易被遗忘的曲调。当流媒体平台对收听的内容又足够的控制力时,自然就会通过操纵播放列表来换取经济利益。譬如,多年来,Spotify的环境音乐播放列表一直由匿名的词曲作者和音乐人主导,他们拥有数以百万计的播放,而像Brian Eno和Bibio这样知名的音乐人则被排除在播放列表之外。有统计发现,Spotify 的 ambient chill播放列表中超过90%的曲目来自这些神秘的病毒音乐人,所有这些音乐都来自于一家叫做Epidemic Sound的瑞典制作公司。这些音乐人中的前50位已经累积了近30亿次播放量,而Spotify最具影响力的播放列表RapCaviar的播放量也不过70多亿次。这种不合常理的操作,不免让人怀疑是Spotify 与 Epidemic Sound 协商的版税低于正常水平,所以优先考虑其音乐以降低成本。一位前 Spotify 内部人士向媒体证实了这一点,称这种做法是“降低他们向主要唱片公司支付的版税的众多内部举措之一”。也就是说,我们听到的新歌很可能只是平台想让我们听到的垃圾音乐。依赖播放列表的音乐文化就是依赖于流媒体平台,被动的听众也不太可能与音乐背后的音乐家建立联系,他们只是继续加载更多类似的播放列表。这些积累的播放则帮助Spotify延续了商业故事。尽管自推出以来每年都在亏损,但Spotify 的股价在2018年首次公开募股后的两年内仍翻了一番。与亚马逊一样,投资者相信它将获得足够的市场影响力和话语权。高盛预测,到2030年,流媒体市场将超过370亿美元。不断被缩小的品味Spotify 和各种流媒体服务让我们能够随意找到任何历史时期的流行歌曲,但也让我们成为懒惰的听众,TikTok和影视剧配乐也没有真的帮助我们重新找回对发现新歌的热情。如今,全世界每天有超过60000首新歌上传到流媒体,但每年只有一两个新的音乐人能杀入排行榜前列。事实上,据统计大约一半的专辑排行榜总是由一小群“老人们”把持着:Fleetwood Mac、Elton John、Abba、Oasis、Michael Jackson、Bob Marley、Eminem…… 另一方面,平台的流量又很容易往头部艺人和作品集中,长尾效应在现实中并没有出现。公众拥有无限的选择,但并没有扩大他们的口味。这也难怪,如今人们对新歌感情越来越淡漠,反而不断怀念老歌,以至于掀起乐坛“文艺复兴”。曾经流行音乐的一整套文化早就被扫到墙角,负责推介音乐的专业媒体影响力大大减弱,哪怕是备受关注的 Pitchfork 也没办法真正影响音乐人和作品的传播。唱片音乐市场正在恢复其从前的沙漏形状——这一次是以 Spotify 等平台为中心。Spotify 控制了超过三分之一的市场。其余由各大型科技公司主导:苹果(19%)、亚马逊(15%)、腾讯(与Spotify 互持股权,11%)和谷歌(6%)。出于同样的原因,所有这些玩家正在推动相同的播放列表文化。市场里新的玩家很容易被极高的准入门槛拒之门外。如果想启动新的流媒体服务,最好财力雄厚,而且获得音乐版权许可极其复杂。Spotify的竞争对手都是财力雄厚的科技巨头——他们是唯一有资源这样做的人。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还是有例外发生。譬如开头提到的Paul Johnson的故事。还有Katie Gregson-MacLeod,她是21岁的苏格兰音乐人,以一首名为《Complex》 歌曲在网络平台上走红。这些都说明即便规则再不利,总还是有宝贵的机会存在。-全文完-深夜听哭的单曲循环里,满是我的遗憾| 乐评时刻
487次播放
056人已点赞
320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吴旻源
李汉霖
林崇苹
最新评论(170+)

赧骏祥

发表于7分钟前

回复 卑凌霜 :满洲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游侠资讯,是游侠客旅行旗下的旅游资讯,提供旅游资讯信息,旅游景点介绍,旅游攻略推荐等


陈宥峰

发表于6分钟前

回复 析灵松 :自然而然地,企业也承担了看顾员工身后事的职责。


党涵韵

发表于2分钟前

回复 邓恭信 :


猜你喜欢
2013乒乓球世界杯
热度
631272
点赞

友情链接: